预防网投稿信箱: yfw@jcrb.com
21年,她参与查办200多起贪腐案件
时间:2017-08-01作者:卢金增 高忠祥 田园新闻来源:检察日报
【字号: | |

  山东省德州市德城区检察院反渎局局长季少青是一位办案细致入微的“匠人”,她善于抓住蛛丝马迹,顺藤摸瓜,深挖细掘,突破一件件扑朔迷离的职务犯罪大要案——

21年,她参与查办200多起贪腐案件

季少青和同事在纷繁的账目中查找案件线索

  山东省德州市德城区检察院反渎局局长季少青是一位办案细致入微的“匠人”,她善于抓住蛛丝马迹,顺藤摸瓜,深挖细掘,突破一件件扑朔迷离的职务犯罪大要案。

  抓住50多个疑点 拿下三任殡仪馆长

  6年前的初夏的一天,一封转来的群众来信放在季少青的办公桌上,信中抱怨一家殡仪馆收费不透明、收费标准不合理,这引起了季少青的警觉,经向主管领导汇报后,办案人员就此事开始初查。

  季少青从没跟殡仪馆打过交道,而群众举报又太笼统,没有提供具体涉罪线索。她决定采用最笨的办法,调来殡仪馆的账目查账。通过查账发现,殡仪馆十几年的账目,没有一个月是能对起来的,记账凭证上的收入单子和最后记账的数字都不一样,很多凭证上还有涂改和模糊的胶水痕迹,其中肯定有问题。

  对应账目,季少青列出50多个存疑问题,然后把殡仪馆的两名会计叫来核实。对于季少青对账目上提出的问题,他们顾左右而言他,面对季少青一环紧扣一环的询问,他们支支吾吾,承认了有收入不入账的情况,但数额不大。已经对账目了如指掌的季少青很清楚他们在说谎,根据查账结果,季少青判断,这两名会计侵吞公款最少也在20万元以上。因此,她果断向领导建议,对二人实施拘留。

  快到看守所时,其中一名会计瘫软倒地大哭:“我们贪污了公家的钱,没入账的收入都在单位仓库天花板里藏着,我要求宽大处理。”终于,在仓库的天花板上发现了大量乱糟糟的单据,经过粘贴比对,最终修补好五年的单据,证实二人涉嫌贪污28万元。以此为突破口,季少青又顺藤摸瓜,连续揪出该单位三任馆长贪污受贿问题,为国家直接挽回经济损失500余万元。

  查出3名村支书 夺回百姓救命钱

  2015年盛夏,季少青根据德州市院的统一部署,带领同事们开展查办贪污侵占农村危房改造补助资金专项行动。

  通过调查摸底,她们把目标锁定在德城区二屯镇。该镇8个社区,18个村,大约有50名左右特困户申请危房改造款。经过对每个拨款村账目的审核,季少青发现有几个村材料单上工料支出量很大,而无论是哪一个申请户,所有工料都是一样的。怎么可能每个人修房子的支出用料都相同呢?很显然,这里面肯定存在问题。那到底有没有给老百姓修房?国家的专项补贴资金去哪了?一个个疑团在她的脑子里打转。

  按照申请补贴数额排序,季少青和同事们首先接触了补贴数额最大的杨庄村支部书记李某。一调账,李某就知道是这回事,他拿出了一些村民打的收条说:“钱确实是我领的,但我领了之后都给村民挨个修了房子了,村民都是孤寡老人、特困户。修房子剩下没花完的钱,就都发给村民了。”

  他准备得很完美。老百姓的收条有的是用烟纸、有的是用白纸、有的是用信纸所写,笔迹也都各不相同,还有各自的签名,看上去很真实,天衣无缝。很多同志泄了气,出师不利啊,第一个村就这么规范,接下来几个村还有必要找吗?

  季少青却认为:“每人1万多元的补贴款,从数额上看是不大,可对于老百姓,尤其对特困户来说,这些就是他们见过的屈指可数的大钱,是国家给他们的‘救命钱’。绝不能让老百姓的‘救命钱’受到一丁点的侵害。”

  一天下来,他们共走访了三家特困户。从第三家出来时,已临近晚上7点,成竹在胸的季少青笑着对李某说:“跟了我们一天了,也辛苦你了,走吧,跟我们去检察院坐坐歇歇吧。”

  成功拿下这个村,季少青意识到这绝非只有一个村支书这么干,报请领导批准后,她到二屯镇政府召开了自首动员会,给各位领取补贴的村干部讲法律、讲政策,尤其用已落网书记的实例告诫他们,打消侥幸心态,再好的伪装也都会在阳光下原形毕露。会后,又有两名村支书到检察院说明了他们涉嫌贪污专项资金的事实。最终法院以贪污罪对这三名犯罪嫌疑人作出有罪判决。

  铁骨柔情 把孤寡老人当亲人

  身为一名基层检察官,季少青除了坚定维护法律的权威外,更牢固树立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在工作中践行司法人文关怀。

  两年前的初冬,季少青在报纸上看到一则报道,二屯镇75岁的李月英老人无儿无女,患有严重风湿病,平日仅靠老伴卖废品艰难度日,生活非常贫苦。季少青心中格外难受。她打听到老人的家庭住址后,和同事们一起为老人添置了衣物、生活用品,还给老人购买了一台崭新的电视机。随后又跑村委会和民政部门,帮助老人申请了低保救助金。后来到老人家跑的次数多了,李月英不再像初次见面一样拘谨地喊她叫领导,而是一口一个闺女地叫着,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家人、亲人。

  其实季少青就是个普通人,上有老,下有小,老公长期在外地工作。她的妈妈在老家照顾年迈的外婆,她又忙得几乎天天不见人影,所有家务和孩子就都落到了70多岁的爸爸身上。

  9年前的一个夜晚,因为查办一起重要的县处级领导干部贪贿案件,季少青连续两个多月没有回家。一天晚上8点多,她回家拿换洗的衣服,一进门,却看到4岁的女儿坐在客厅冰冷的地上玩积木,孩子说姥爷在睡觉,睡醒了就给她做饭吃。

  姥爷那么疼爱孩子,怎么8点还没做饭?她快步打开父亲房门,看到父亲正躺在床上呻吟着,豆大的汗珠顺着他苍老的脸庞不断地流淌。原来父亲发高烧,引起了严重的胃痉挛,疼得根本无法起床了。可即使这样,他也不曾给自己的女儿打一个电话。

  那一晚,随着父亲沉沉睡去,季少青坐在床边哭湿了枕巾。“不要追求功名利禄,你办上几件漂亮案子那才叫本事呢。”从季少青在检察院上班到现在,她的父亲天天把这句话挂在嘴边。

  季少青说,她的身上有很多爸爸的影子,正是老人的坚持、坚守支持她走到了现在。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年器宇轩昂的父亲如今已变成白发苍苍的老人。

  季少青从检21年,参与办理各类重大职务犯罪案件200余件,荣立二等功两次,曾被授予“山东省优秀共产党员”“全省检察机关优秀侦查员”等称号。4年前她被列入“全省检察业务拔尖人才”。

[责任编辑:佟海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