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防网投稿信箱: yfw@jcrb.com
生日
时间:2017-09-14作者:祁和山新闻来源:检察日报
【字号: | |

  张磊看到老徐把三个班长喊到一旁叽叽咕咕说了半天,有些好奇,刚想过去听听,老徐已经招呼车间里的人都停下歇会儿,他有话要说。

  众人围过来。老徐掏出一盒烟,散了一圈后笑眯眯地说:“二爷明天四十岁生日,我的意思是车间里的人一起热闹热闹。”

  没人吱声,老徐不紧不慢地继续,“二爷还不知道这事,我帮他做的主,后天晚上在登来酒店吃饭,去的人准备二百块钱。我特别声明啊,愿意就去,不愿意就不去,不勉强的。”

  有人问:“明天过生日,怎么在后天吃?”老徐咳了两声,笑道:“二爷明天请厂里中层以上干部和亲戚朋友吃饭,后天才有空跟我们吃。我还是那句话,不勉强。”

  车间主任在家里排行老二,我们都叫他二爷。老徐跟二爷是铁杆儿,常在一块吃喝赌抽,虽然无官无职,有时说话却比副主任还管用。张磊有些不高兴:正日子不聚,分明就是看不起我们,关键是我们私下里跟主任没有任何交往,你姓徐的拍干部马屁就一个人去拍,别拖上我们。

  张磊偷偷打听,除了三个班长为了每个月二百块钱的班长补贴不得不去,其余的人没有一个要去。既然主任不知道要给他过生日,而且还有这么多人跟自己一样想,张磊心里踏实了许多。回家跟老婆说起这事,老婆唱起反调:“你真够天真,主任就是要你们去也不可能大喊大叫,俩人演戏给你们看呢。你要是不去,以后关系怎么处?而且,去的人越少越好,那样才能引起主任的注意,以后方方面面都会照顾你。”

  老婆这番分析让张磊如梦初醒,赶紧拿了两张红票子塞进裤兜。之后再有人问他想不想去,他就态度坚决地说:“我又不想当官,去拍什么马屁?”听者点头附和,“对对,不去不去。”

  那天,张磊准时赶到酒店,推开包厢门就吓了一跳,除了二爷,车间的人一个不少,连做保洁的陈大妈都来了。老徐和三个班长在斗地主,其余人围着看。见人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儿,张磊有被愚弄的感觉,酸溜溜地说:“说不来的怎么一个都不差?”

  立刻有人反问:“那你咋也来了?”张磊顿时无语,干笑两声找个地方坐下。

  老徐见人到齐了,大声说:“来了就好,大家把钱都拿出来吧。”收好份子钱他们又继续打牌,一直等到七点仍不见二爷人影。老徐刚开始打了两个电话,后来不管谁催都不肯打了,“二爷打麻将呢,电话打多了不好。赢钱没事,输钱会不高兴。”

  快七点半了,二爷终于打来电话,说还有一圈就结束,让老徐点菜,大家先吃。一屋子人早饿了,赶紧坐好,整整两桌。老徐给二爷留了个好位置,每道菜端上来都夹几筷子放小盘里。

  服务员端上最后一道菜的时候,二爷又打来电话,“我被人家拖去唱歌,来不了了。老徐你不该兴师动众,把弟兄们都喊过来,这顿饭我请。”

  张磊对老徐不满对二爷更不满,却不敢多说一句,众人也都不作声。老徐去结账,大家在一旁看着,一共吃掉两千出头。老徐把剩下的钱揣进口袋说:“这些给不给二爷?”张磊抢着回答:“当然要给,都不用问。”

[责任编辑:佟海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