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防网投稿信箱: yfw@jcrb.com
请客
时间:2017-09-28作者:余凯新闻来源:检察日报
【字号: | |

  传闻张正要提副主任了,那天我一进办公室,正赶上他急匆匆往外走。我伸手拦住,嬉笑着说:“张主任去哪啊,也不请兄弟庆祝一下。”

  “嘘!”张正把右手食指竖在嘴边,表情凝重起来,但转眼又露出笑意,拉我进了办公室,在我耳边说:“正式文件还没下来,咱们要低调攒人品。”我谄笑着点头,张正一只胳膊搭到我肩上,“你我是兄弟,放心吧,有好消息肯定请你。”

  张正走了,门被带上,办公室只剩我一人。看着我和他的两张办公桌,心底突然冒出几丝惆怅。张正比我晚来这个单位,当初还是我去总部把刚毕业的他领到这里的。六年过去,他要升职了。

  可张正的任命文件一直没下来,像是要把他吊在那里,被吊住的还有他的眉梢。我也不知该怎么安慰他,又想着他还是比我老成,前阵子若呼朋唤友地请客,现在岂不成为笑料。

  那天下班走到半路,发现钥匙没带,又匆匆往回走。刚到门前,就听张正说:“刘总,晚上有空吗,我请您吃饭?”静了一会儿,张正又说:“包间都定好了,就您和办公室孙主任。您还需要请谁,咱们都叫上……不不不,是您太客气了,我这是应该的,感谢您的厚爱。”

  我站在外面很是尴尬,想转身离开吧,钥匙还不能不拿,只得硬着头皮推开门。张正握着话筒朝我笑笑,说了句“那就这样定了,回头见”,放下了电话。

  我走到桌前拿了钥匙,张正抬头看我,“晚上请了几个领导,要不你也一起去?”我摇摇头,“不了,晚上还得送孩子上兴趣班。”

  张正搬走那天,办公室派了两个年轻人过来帮他收拾。我一直把脸藏在显示器后面,一声不吭,却又像在等待什么。两个小伙抬着东西出门,张正空着手跟在后面,我起身也想跟他们出去。张正突然顿住脚,冲我笑道:“别送了,也不远,还在一个楼里,没事到我那坐坐。”我点点头。张正出门前又说:“忙过这阵我请你吃饭。”

  看着走廊上渐行渐远的背影,那挺直的腰身,阔步的姿态,我突然发现张正不再是以前的张正,而是信心满满的张主任了。

  之后我跟张正就没怎么见过面。有几次远远看到他陪着领导在楼里视察,我当然不方便过去。还有一次我在家附近散步,他夹着小包从一家酒店出来,脚步有些轻飘地追着前面几个人快步而去。

  头一次进张主任办公室,我拿着需要他签字的报表,敲敲办公室的门,听他大声说“请进”。看到是我,张正站起来说“坐吧”,然后递了一根烟给我。

  我接过烟,点燃,透过烟雾看着宽大的桌面,崭新的电脑,几盆绿植在空调的暖风里摇动着枝叶,点头道:“你这真不错。”“还行吧,喝点什么,我这有茶!”

  我不置可否,张正也没再问,坐回他的老板椅。我把报表递过去,“这个要你签字。”

  张正签完字,目光就定在电脑上。我也坐着不动,直到一根烟抽完,把烟屁股按在烟灰缸里,才算完成心理建设,挂上一副恰到好处的笑容,“张主任,晚上有空吗,请你吃个饭?”

  “好呀!”张正朗声一笑站起来,似乎一直在等我说这句话……

[责任编辑:佟海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