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防网投稿信箱: yfw@jcrb.com
奇遇
时间:2017-09-28作者:张晓峰新闻来源:检察日报
【字号: | |

  “老耿,今天要是再找不到活干,咱就撤吧。”我和老耿在火车站前面的广场上蹲了三天,那些来招工的人都没用正眼看过我们。来之前我就没抱多大希望,年纪一大把,而且除了种地别的啥都不会。“再等等看,我不信光凭力气就找不到活干。”老耿挠挠花白的头发,不服气地说。

  终于,一个戴眼镜的中年男子走到我俩跟前。“你要找工人吗?”我主动搭话。那人没理我,只盯着老耿问:“你多大?”“六十。”老耿少报了三岁。

  对方摇摇头:“不像。”“他真六十,我四十五。”我赶紧帮腔。

  “那你让我看看身份证。”那人还是盯着老耿。老耿谄笑起来,“我六十三了。不过我身体壮着呢,有的是力气。”

  “行吧,你跟我走。干三天活,一天一百,管吃管住。”

  “我们两个一起来的,你把他也带去吧。”老耿帮我说话。

  “他太年轻,不合适。”

  “啥,年轻还不好?”

  “就是要找年龄大的,六十岁以下不考虑。”

  我和老耿留了个心眼,要了那人的工作证来看。那人姓陈,在市郊某乡政府工作,是个什么主任。老耿同情地看着我,我说:“没关系,你去吧,我留下再等等。”那个陈主任又找了几个岁数大的,领着他们走出广场,钻进一辆面包车,走了。

  我怕老耿上当受骗,晚上给他打电话。老耿说:“没事儿,真是给乡政府干活。”“干的什么活啊?”“哎呀,人家让保密,说出来要扣钱的,你就别问了。”

  第二天,有个小超市老板来找人帮忙送纯净水。这不需要技术,我跟他走了。两天后老耿也加入进来,跟我一起送纯净水。我好奇心又起,“你跟着那个陈主任到底干啥去了。”老耿只是笑,不说话。

  回到乡下,有一次跟老耿喝酒,他喝多了,才让我探明究竟。原来,市里一个大领导曾在那个乡当乡长,在任时建了一个敬老院,收留全乡的孤寡老人。大领导高升后,继任的乡长不重视这项工作,敬老院越办越差,没有老人愿意去住。现任乡长觉得闲着也是闲着,就把敬老院租给一个亲戚养兔子。我们找活那几天,正赶上大领导说要回来视察敬老院。现任乡长吓坏了,急着找老人“赶制”一个敬老院。

[责任编辑:佟海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