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防网投稿信箱: yfw@jcrb.com
评奖
时间:2018-01-04作者:刘关张新闻来源:检察日报
【字号: | |

  唐军很想赶在退休前评上高级职称。在科长老周的指导下,他全力完善材料,最后就差一个集团公司级的奖项。也就是说,只要再有一张获奖证书就能参评。可这证书去哪弄呢?

  正在这时,党委宣传部要搞一个建厂30周年征文比赛,启事中说要评出一二三等奖若干名。唐军以此为救命稻草,第一时间写好稿子。他知道老周不但跟宣传部部长关系铁,文笔在公司小有名气,宣传部每次组织征文都请老周当评委。唐军请老周帮他看看稿子,直言是为评职称用的。

  “听说获奖名额有限,你要作好落选准备啊。”“还请周科长帮忙,这次要成了,我请您吃大餐。”“那倒不用,我会尽力。咱们一起工作这么多年,要说请客就见外了。何况现在党风党纪抓得紧,我也不能犯错误。”

  离获奖结果公布之日还有几天,唐军忽然接到一个加微信好友的请求,验证栏里写的是:征文比赛获奖信息。唐军有些好奇,一改从不添加陌生人的习惯,把他加上了,微信号显示的是一个没见过的手机号。

  对方很快发来信息:征文比赛您参加了吧,想获奖请转账,一等奖2000元,二等奖1500元,三等奖1000元。唐军又气又笑,公司的奖品也到不了这些钱啊。可又一想,这不是为了评职称嘛。追问一句:您是哪位啊,这么有把握?对方答:信则有,不信则无。

  还是信其有吧,唐军转了1000块钱过去,同时记下了那个电话号码。钱刚入账,对方就把唐军拉黑了,还挺小心的。

  获奖名单出炉前一天,唐军到老周办公室收传真,知道他一早就参加培训去了。传真机旁边有个手机在充电,老周用的是“苹果”,这是个“小米”。盯着这部手机,唐军突然冒出一个念头,自己也被吓了一跳。他定定神,拿起“小米”给自己打电话,来电显示果然指向那个神秘微信号。

  唐军坐倒在椅子上,心里一阵烦乱,下意识地拉了拉右手边的抽屉。抽屉没锁,一份获奖名单映入眼帘。在三等奖栏里,他找到自己的名字。再仔细看,同一栏内,很多都是和自己一样要评职称的人。

[责任编辑:佟海晴]